学历重要还是能力重要

当我亲身参与时,我才明白,支教的意义究竟是什么。

那年5月的一天,我随镇妇联志愿者一道,去狮山小学支教。那个小学在浏阳市永和镇东端的狮子山村,从狮子山村到永和镇,有将近60公里的路程,比从那里到邻省的距离还远。

去过狮山小学的志愿者告诉我,那个小学实际上是个教学点。什么是教学点呢?在一些偏远山区,由于教师资源短缺,学校无法承担孩子们一至六年级的全部教学任务,只能开设其中几个年级。这些学校,为区别于教学年级完整的完全小学,被称之为教学点。有的乡镇,尤其是偏远山区,教学点是常见的。

我们所去的狮山小学,就是一所仅有3名教师、40余名学生的教学点。

教学楼是陈旧的两层楼房,入口处一扇生锈的铁门虚掩着,铁门边红砖墙上写着狮山小学四个大字。

院子里安静极了,偶尔传来孩子们的朗读声和教师的领读声。

我们下车,将铁门推开。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,一位老妇人闻声而出,妇联的同事忙上前打招呼,相互介绍。原来我们面前的老人是狮山小学的校长,她年逾60,带着眼镜,极慈祥的样子。

老校长握着我们的手,高兴地说:“谢谢你们啊。狮山小学不容易。你们过来,让孩子们多见识点东西,好!”

狮山小学的40多个孩子,分为小学和幼儿园两个班。一些孩子看见院里来了陌生人,趴着教室玻璃向外张望。

没多久,下课铃响了。有别于城市的音乐铃声,这儿仍是“叮叮叮”的老式电铃。孩子们随着铃声一拥而出,红扑扑的脸蛋和怯生生的大眼睛,带着羞怯的笑,围在车子周围。

我冲一个小女孩点头笑了笑,她尖叫了一声跑开,躲在柱子后边继续望着,似乎玩着有趣的游戏。

随着上课铃声走进课堂,我虽然不是第一次上讲台,但面对眼前的孩子们,仍然有些紧张。我担心的是,他们对我的法律知识课有没有兴趣,山区的孩子是不是太难沟通,课堂上会不会太冷冷清清?

不过我的担忧都是多余的,孩子们热情极了,尤其在提问环节,一个个争着举手回答问题。有一个孩子,腿脚有些残疾,但举手特别积极。我还没将问题说完,他的手已经高高举起了。但请他回答问题时,他却摸摸脑袋,呵呵两声:“老师,我忘了!”

孩子们登时大笑起来。

我有些担心他会发窘,却不料他也笑了,笑声中没有自卑和胆怯,只有孩子的纯真。我却有些愧疚,孩子们是那么纯真可爱,我怎能以成人的眼光来窥测他们呢?

一天的课程很快结束了。离开前,校长再次对我们表示感谢,我惭愧地说:“您太客气了,我们也没能帮上什么忙!”

校长摇摇头,说:“还要帮多少忙?你们给孩子们上课,又送东西来,帮了很多忙。狮山的孩子们可怜呢,这里远,经费也不多,正式编制的老师调不进来,只有我们3个,年纪也大了。你们过来,孩子们高兴。”

她叹了口气,接着说:“以前狮山小学被撤过一次。因为没了学校,当时好多人搬到其他地方住了。学校就是根啊,没有学校,狮山就留不住人。现在狮山小学重建了,但是一直调不进正式编制的老师,怕是还要被撤。你们要帮帮忙,一定要保住狮山小学,保住狮山的根啊!”

我喉咙有些哽咽,没法说出话来,眼眶也有些热了,只是一个劲地点头。车离开后,远远地,还能看见校长站在铁门前朝我们挥手的单薄身影。

说来惭愧,在那以后,我仅仅去了一次狮山小学支教,去其他教学点支教服务的次数也屈指可数。但每一次,我都竭尽所能给孩子们带来欢乐,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与爱。尽管有人告诉我,志愿者们不能常驻学校,很难给偏远地区的孩子带来幸福,甚至会让孩子们感受到巨大的落差。但每一次看见孩子们纯真的笑,听见孩子们甜甜地说声“谢谢老师”,我就觉得支教是很有意义的事。

过了很久很久,我还记得狮山小学老校长的话。她说,学校是村子的根,乡村振兴首先在于教育振兴,唯有它的青枝绿叶才能反哺乡村大地。

也许,支教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乡村的教育现状,但它能让孩子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,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爱与温暖,让他们心怀希望。

也许,一次支教能改变一个孩子的一生。

(原标题:学历重要还是能力重要)

(责任编辑:刘晓瑶_NBJS14333)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